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魏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由《泉》到《瀑布》

2017-05-18 11:05:4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魏华
A-A+

  1917年,马塞尔·杜尚将商店买来的小便池命名为《泉》,署名R.MUTT,试图挑战标榜自由主义的评审,从此现代艺术因为《泉》被彻底颠覆。 “生活就是艺术”,杜尚的高论似乎成为中外先锋艺术家的金玉良言,尤其在中国有着革命的传统,当中国先锋艺术家遭遇杜尚时,就会有无比的亲切感。中国人搞艺术喜欢发现,从玩石赏石到今天中国当代艺术的 “文革红色资源”,虽然一个是发现了石头形态寄予了情感,另一个似乎发现了某些 “意识形态”深意,但归根到底都乐于发现,而不善于创造,所谓高雅就是不安于“脏了自己的手”,我们不必把当代艺术家说成“欺世盗名”那么严重,在今天的时代“芙蓉姐姐”也俨然成为了“英雄”。

  工具历来被认为是人类最重要的创造,从史前文明的石器到今天的汽车。生活器具本来就是人类最重要的艺术。马桶在今天作为一种艺术创作的“媒材”早已不象杜尚当初那么惊世骇俗,我们的文明世界早已把卫浴视为我们生活的必须。顺应着西方的现代主义“革命”,我们没有可能去超越杜尚,也没有必要超越他。当你走进“杜尚之山”时有些让人透不过气,其实中国文化骨子里的终极生活目标和态度没有把生活艺术了,而更多的是把人艺术了,把自己艺术了,所以才有归隐的陶渊明,才有文征明的拙政园。中国哲学思想的“一切皆诗”与杜尚的“生活就是艺术”在精神的层面上是一致的,“众人皆醉”因其有行为所以成为了英雄。而中国人智者太多,勤于思辨,因缺少行为支持而平淡。

  现代视觉艺术的革命从塞尚开始,杜尚的《泉》引发了现代艺术的观念革命,艺术重新被打回了原形,杜尚告诉我们艺术没有那么伟大,我更主张一件作品更多的探寻文化的文脉、产业的文脉、空间的关系、地域人文关系,更多的取一个“设计师”的角度,而不是艺术家的角度创作《瀑布》,从材料上来说选取陶瓷基于文化的考量、从水景入手基于空间的考量;从视觉上的优化改造,无非是构筑区域产业升级之后未来产业生活的新形态。

  对于普罗大众他们更需要视觉的直观的呈现,《瀑布》其实是一个异化过程,中国很“习惯”这种转换,由洁具、废弃的工业产品到重构、创造、再到作品的完成,最后“发现”某种诗意。东方的哲学智慧足矣,并不需要杜尚艰难的“革命”才成为艺术,一方面洁具真正的成为我们生活中美的事物并已成为我们文明的标志。二 、洁具只是我创作《瀑布》这一意境的物件,当然这种物件有其深意并与这个特定的区域产业,文化有很大的关联,也是这一区域工业文明的标志。三、生活与自然的锲合,东方的艺术从本质上来说从来 “生活就是艺术”,从来也是把“器物”视为艺术的民族,从原始人的生产工具,宋瓷之美,明清家居等,历来就是生活与艺术的结合,我们不难发现我们现代洁具造型的美感。四、中国禅宗文化早已遭遇《泉》类似的“公案” 、“德山公案”的“无祖无佛”,早已把杜尚放在了“小弟” 的位置上。

  神不在了,诗人何为、艺术没有了,艺术家何为,归根到底,艺术家都不愿意把自己沦为匠人,政治家与商人都不安于自己的角色,也容易行为艺术一把,这种“艺术”往往是强权与暴力的,这是杜尚埋下的恶种。他试图告诉世人,艺术没有那么伟大,就像我们也会嘲笑进一个球没有必要那么激动一样。如若把艺术介定在游戏的层面更为合适,政治家有政治家的游戏,商人有商人的游戏,手艺人有手艺人的游戏,所有人心安理得。然而杜尚的优点毕竟打破了艺术系统的封闭、自大、偏狭、门派自立的状态,还原了艺术的真实、生活的真实,也还原了社会的真实。

  自由创造才能称之为才智,杜尚的创造在于他的“不负责任”,我们都知道一件作品是不是艺术,永远都只能是一个伪命题,尽管这样要创作一件称之为艺术的东西一定是多种因素的偶然,艺术与哲学的思辩一定是特定空间、时间、政客、商人、艺术家、公众都无法捕捉的某种片刻,也无法预测创作一件作品的偶然,所谓艺术家个人的意志和作品观念,亦不是当代社会固有的需求,不可能成为一个哲学的命题,而只体现为某种社会的意志和集团的利益。即最终落实到毛主席说的“为什么人服务”上来,从这一点上艺术家们真不必自视创作了伟大的“艺术”,在古代是贵族们的长工奴仆,在现在把自己称之为设计师为好,处理好空间关系、人文关系,找到客户关系的平衡点。创造一个为大众乐于接受的景观比用自己的意念强奸大众来的好。钻石陶瓷与创意园是两个时代的两个片段,用什么来呈现两个片段的价值?《瀑布》毕竟是公共空间、也必将成为公众的事件,它并不意在推翻古典意义的视觉审美经验,但足以挑战我们的视觉感受,然而其最大的意义和价值是在我们平庸的生活器物中通过视觉的“游戏”构造了层峦叠嶂的瀑布,通过空间的改造、营造、呈现环境的美感,通过媒介材料——洁具,蕴涵了特定区域的文化和产业脉络,使之成为我们城市未来的典范。如若能营造古人的诗意将是意外收获。面对杜尚我会告之他艺术也不仅仅是一个哲学命题,还会还原美的生活,与其这样我们还是把艺术称之为艺术家的视觉游戏更为靠谱,即用我们所见的日常事物创造了一幅富有诗意的景观。原创和张力是视觉游戏两大法宝,作为谋略家杜尚是不需要懂得也不必在意视觉的游戏的,就视觉艺术而言,他是毒蛇,因为他撕开艺术的所谓神秘感,就像一个捣蛋的孩子总把魔术师的秘密公之于众,所谓的绕梁三日,所谓的意义,都变得索然无味;杜尚又是一座无尽的宝藏,他使艺术这一游戏摆脱了“匠人”似的附庸地位,依仗共公媒介实现自我的精神价值。

  艺术家不单是作品的创造者,更应该是“媒介”,并给观众提供了欣赏,阐释的可能,一件作品最终由公众、时间、空间共同完成。所以《瀑布》我想呈现的只是“材料”,最多只是照着我个人的视觉经验客观呈现在这一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之上:材料(洁具)的信息;时间的信息;地点的信息等,吸取所谓诗意美感则是公众共同完成的,其生命也由共众赋予。所以我更多的接受杜尚老人的建议,取一个匠人的心态,我们不能企及通过一个景观来改变人们的观念或审美,改变一座城市,也不能企及《瀑布》让公众体味诗意,只期待“呈现”赋予《瀑布》获得生命。鉴于此,我更希望向社会、公众、个人去征集马桶洁具,希望我们的故事都呈现在《瀑布》里。信息包括:生产年代、厂家(或个人)、工艺、销售情况等,尽可能完整呈现曾经的时代片段,希望这些能丰富作品的故事。我相信艺术家给予了《瀑布》第一次生命,而更期待公众是给予《瀑布》第二次生命。

  《瀑布》的动机一方面源于杜尚之《泉》,因为它改变了现代艺术;另一方面源于“创意改变生活”这一伟大命题,因由产业文化的历史去改变一个区域或城市的文化生态,也掺杂着理想和期待,这种期待,试图通过历史的呈现,也表达了对创意的尊重。把产业放在文化的天枰之上,为一座城市寻找到新的活力与支撑点。《瀑布》毕竟合乎现代视觉艺术的原创和张力,也有中国古人“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壮观、“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情趣。更合乎当代艺术创作的原则:环保、旧物料的利用创造。当然,更重要的意义还在于精神层面的思辨,洁具有洁净功能,更有排泄功能,这种洁净包括精神的洁净,这种排泄也包括精神的排泄,《瀑布》正对应着我们时代“倾泻”的信息,一方面是“知识”,另一方面是“洪水猛兽”,这所有的一切都构成我们的意象景观——《瀑布》。期待《瀑布》重新审视区域文化、产业的观念,使之成为一座城市的创意图腾。也让人体会物的洁净到精神的洁净。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魏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