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魏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介入空间——佛山地域文化与工业遗存在城市公共空间中的运用

2017-05-09 15:38:5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魏华
A-A+

  [导  言]

  地域文化是城市文化的根源与核心,工业遗存也是城市文化的重要部分。本文以笔者在佛山城市公共空间中的创作为案例,探讨佛山地域文化与工业遗存再创造在城市公共空间中的运用。为疏理城市文化脉络,解决城市空间矛盾,创造拥有自身独特城市气质的、富有文化质感、充满人文关怀、人性化与艺术化的空间寻找可行路径。

  [关键词]佛山地域文化、工业遗存、石湾公仔、城市公共空间艺术

  [正文]

  “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使陶艺与本土文化间的文脉逐渐被割断,在不少地区陶艺的创作逐渐退出了本土文化创造的历史舞台,而仅仅只是作为一种手工艺被孤立于当代艺术创作之外,在现代化过程中出现的这一西方化误区,使得古老悠久的陶瓷媒介在理论上失去了它保存创作活力的逻辑。” [①]一方面西方的审美系统和价值主导着我们的认识;另一方面某些地域文化逐渐成为了被保护的遗产,失去了生命力。同样的问题在佛山也有所显现。

  佛山城市的高速发展,城市功能的快速变化,造成了传统产业业态与城市功能之间发生了错位。商业空间在不断扩大,传统产业转移,大量的旧工厂物业形成了闲置。城市改造不断深化,千城一面,城市与城市之间的环境、文化同质化,城市空间中的公共艺术趋于类似。这迫使我们不得不尽快寻找解决问题的方式。而笔者认为艺术介入的方法多种多样,对于地域文化文脉、工业遗存的梳理与再创造,无疑是最为恰当的手段。

  基本概念与背景

  (一)城市公共空间艺术基本概念

  “公共”概念是西方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德国哲学家哈贝马思认为公共艺术是民主政治的派生物,没有民主的公民社会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公共艺术。通俗理解公共空间艺术则是安装在城市公共空间的雕塑、装置等所有的艺术形式。甚至包括只要在时间和空间上能够与公众发生广泛关系的艺术样式,如表演等。

  城市公共空间艺术最为基本的特征就是公共性,其艺术性是依赖公共性与空间而存在的。创造一件好的城市公共艺术品最为首要的是改变人们固有的审美模式,寻求到城市自身特有的地域文化内涵与适合的艺术表达形式,依附时代人文背景,创造具有一定的纪念性与鲜明视觉特征的地域性标示。

  (二)佛山地域文化的背景

  所处位置、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同必然导致各地域自然环境、经济、人文气息上的差异。而在众多地域文化中,佛山作为岭南文化的重要代表自有其的独特之处。除了石湾公仔[②]、剪纸、年画等较具代表性民间工艺之外,佛山石湾还是中国最早的制陶地区之一。石湾河宕贝丘遗址出土的大量刻有丰富几何印纹的陶片便是其5000多年制陶历史的最好见证。清代以来,粤剧艺术兴盛,附加在建筑之上的瓦脊公仔[③]成为传统陶塑艺术的精华所在。佛山祖庙、广州陈家祠等旧时建筑均保留着石湾生产的瓦脊公仔。由此可见,石湾陶艺从很久之前开始就具有城市空间艺术的特性,是依附于建筑而存在的。

  (三)佛山工业遗存的背景

  工业遗存也是城市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它包括了过去遗留下来的建筑物和工业设备,其最大的特征就是与区域经济工业形态、文化形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佛山现代工业文化,特别是以陶瓷为代表的制造业的转移,在城市遗落了众多的工业遗产,构成了佛山城市空间既旧又新、既古老又现代的城市特性,使人们的审美观念逐渐发生了改变。

  佛山现代陶瓷产业自1983年从意大利引进第一条现代化陶瓷生产线起,就已是中国乃至世界建筑卫浴陶瓷的聚集地,其卫浴建筑陶瓷的产量更是占世界陶瓷总产量的三分之一。但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加快,高污染的陶瓷生产企业已无法在城市内生存,逐步搬迁出城市,给城市遗留了大量旧厂房、设备,积压了大量陶瓷滞销产品。所以,如何呈现地域文化与工业遗存之脉将是建造佛山城市公共空间艺术的灵魂所在。

  佛山地域文化再创造在城市公共空间中的运用

  中村锦平[④]曾打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比方:一个田径比赛,一度落后一圈并正与第一名并肩的奔跑者就像用传统媒材进行当代艺术创作的人。在今天地域文化资源何不是如此。如何使传统石湾公仔在不失传统文脉的情况下用新的方式回到空间、回到当代人的生活之中,正是目前笔者在佛山城市公共空间艺术创作中所要解决的问题。

  1999年笔者去香港参加艺术交流偶然购得《石湾陶展》一书,唤起了在佛山生活十年的记忆,突感石湾公仔的当代性,逐步摆脱了学院体制的模式和约束,以石湾公仔图示创作了一批“新公仔”,[⑤]找到了与时代与当代人的情绪契合点。

  石湾公仔的起源来自产业,依附于建筑,它有着很强的公共性,是当时人们生活状态在建筑中的表现。笔者参照石湾瓦脊公仔并通过陶瓷模具印制工艺和砖体构件方式,挪用、拼贴、复制,保留制作过程中的偶然效果,创造了《新瓦脊》。实现了从工艺到艺术,从公仔到当代人文精神和艺术价值的转换。在保留石湾公仔的传统价值和神韵的同时又回到了城市的公共空间,恢复了佛山瓦脊公仔为城市公共空间创作的特性。

  通过对石湾公仔、唐三彩、文革雕塑等复制、解构、拼合,创造了一种新的陶塑样式——《公仔砖》(图1)。在“砖”中找到了最自然的精神呈现方式,保留了石湾传统瓦脊公仔神韵。当然,更具意义的是,通过“砖”的构件方式,使《公仔砖》这类作品更容易置放在现代的城市空间之中。

  (一)《公仔柱》(图2)

  如果说《新公仔》是地域文化与当代艺术作品之间的转换,《公仔柱》则是寻求地域文化的内在思想与城市之间的关系。佛山城市最突显的问题就是地域文化传统与当代文化生活的断裂,怎样实现这两者的嫁接正是《公仔柱》所要解决的问题。而其创作的意义在于:

  (a)是佛山第一次运用自己地域文化图式创造出的城市公共空间艺术作品。

  (b) 让佛山陶艺走入了城市空间,恢复了石湾陶艺放置在城市公共空间的特性。(c)使具有五百年传统的南风古灶开启了烧制现代大型公共艺术品的先河,让具有佛山陶文化图腾意义的南风古灶与当代文化生活有了联系。

  (二)《新公仔柱》(图3)

  《新公仔柱》与《公仔柱》最大的不同在于不再模仿瓦脊公仔,而是直接挪用、复制公仔,以神、仙及现世伟人为创作元素。安装在佛山创意产业园图书馆,用图腾柱的构图方式把公仔聚集在一起,置放在图书馆这一特殊场所会,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意趣。

  (三)《公仔墙·石湾陶》与《公仔墙·创意佛山》(图4)

  《公仔墙》是笔者通过砖体的结构,寻找相对应题材的雕塑或物件进行翻模、印制而创造的系列城市公共空间艺术作品。而当中的《公仔墙·石湾陶》则是为广东石湾陶瓷博物馆所创作的。2003年,应甲方要求反映石湾制陶历史,笔者在深受后现代艺术思潮的影响之下,重新回到关照传统的地域文化。强调艺术的大众性,公众性、针对性和批判性,突出对当下生活的真实感受,开始了对石湾各个时期公仔的复制挪用。

  石湾公仔的生产、销售大有过剩之嫌,形成了一个与当代人生活格格不入的文化市场。通过陶瓷特有的印制方式,褪去了其故有的审美程式,把多余的、废置的公仔重新组合为具有当代审美价值和意义的“作品”,创造了既传统又现代的陶艺新形式。并第一次把山公[⑥]这一地域的民间艺术方式引入城市公共空间艺术中来,这对今后的《在人间系列》的创作起到了开拓的意义。

  佛山工业遗存再创造在公共空间中的运用

  陶瓷工业产品的艺术化创作有着不同于石湾公仔再创作的特别意义,而佛山发达的陶瓷产业是进行当代艺术创作取之不尽的有力靠山。 2006年笔者与韩国金海美术馆合作组织的马桶艺术创作工作营,开始了利用工业陶瓷产品进行艺术创作,《青花马桶》正是笔者第一次利用工业陶瓷现成品进行的艺术创作。尔后通过利用洗手盘加上数码丝网印刷技术,采用网络下载图片创作了作品《六一·脸》……这些作品为今后利用手工、半手工工业产品进行城市公共空间艺术的创作打下了基础。瓦、大缸、马桶是佛山陶瓷产业由手工、半手工、机械化生产的三种产品类别的代表,笔者分别利用上述三种废弃产品创作了《瓦瀑布》、《大缸瀑布》、《马桶瀑布》。而当中的《马桶瀑布》则是笔者对工业遗存再利用的最好表现。

  《马桶瀑布》(图5)选址在原钻石陶瓷厂洁具生产车间与石湾公园的连接处。

  作品的主题元素有:马桶、面盆、水、工业设备等。直接采用该厂陶瓷工业产品的遗存,保留部分原有的机器、设备。通过直接的转换方式,重叠重构,形成了新的结构,创造了水景、空间、建筑的完美结合。

  城市公共空间艺术要求艺术家不单是作品的创造者,更应该是“媒介”,为观众提供欣赏,阐释的可能。所以,在制作之初笔者向社会、公众、个人征集马桶洁具,通过生产年代、厂家(或个人)、工艺、销售情况等信息,尽可能把曾经的时代片段呈现在《马桶瀑布》里。所以说,如果艺术家给予了《瀑布》生命,那么集合了众人故事的马桶则给予了《瀑布》生命的活力。

  《马桶瀑布》放置在城市公园(石湾公园)这一公共空间、推翻了古典意义的视觉审美经验,挑战我们传统的视觉感受。让我们平庸的生活器物通过视觉的“游戏”构造了层峦叠嶂的瀑布。通过媒介材料——洁具,蕴涵了特定区域的文化和产业脉络,使之成为我们城市记忆的载体。让受众明白,艺术不仅仅是哲学的命题,它还能还原美的生活——用我们所见的日常事物创造富有诗意的景观。《马桶瀑布》毕竟也合乎现代视觉艺术的原创和张力,有古人“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壮观、也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情趣。符合当代艺术创作的原则:环保、现成品、旧物料设备的再利用等等。通过对区域文化、产业观念的重新审视,使之成为了这座城市的创意图腾。

  地域文化成为城市空间的公共艺术较为让人容易接受,但对于工业遗产来说这存在着非常大的难度。与克里斯朵夫妇包裹德国国会大厦不同的是该作品在一定的时效之内,而《马桶瀑布》则是永久立于城市公共空间中,面对着更大的挑战。虽然说《马桶瀑布》是政府、商人与艺术家之间合作的产物,并非民主的意愿,但它却创造了首届佛山陶瓷节三天60万人观赏的奇迹。一个区域的文化事件,却又是另一种真实。它表达了佛山城市人们与陶瓷产业割之不去的缘分,成为了佛山城市区域的文化地标,佛山旅游必到的重要景点。

  [结语]

  传统是历史的惰性却也是创造与创新的必然条件。以当代人的眼光重新审视评估我们的地域传统文化,我们会发现暗淡的宝藏会重现光芒。它能够创造出只属于城市的特定代码,具有当代人精神气质的城市公共空间艺术作品,挖掘出地域文化中固有的精神价值。石湾公仔的再创造是区域文化的创造,更是时代精神的产物。

  同样,城市工业文化遗存也是一座城市的重要文脉。它具有独特产业特性的建筑空间、产业物件、设备、产品,记录着众多城市生活的信息,为我们探索营造城市公共空间艺术创作提供了多元性、独特性和可持续性的背景与场所。

  总之,地域文化与工业遗存在城市公共空间艺术创作中的介入,疏理了我们城市的文化脉络,有效的解决城市空间中的种种矛盾,使我们的城市公共空间自然而合理、和谐而富变化、创造而不失传承,使我们的城市成为了拥有自身独特城市气质的、富有文化质感、充满人文关怀、人性化与艺术化的空间。

  图1《公仔砖》 2008年,

  图2《公仔柱》 2001年,150cm×150cm×800cm ,佛山市祖庙商业街

  图3《新公仔柱》2011年,60cm×60cm×400cm 佛山创意园图书馆

  图4《公仔墙·创意佛山》 2007年,400cm×2400cm,佛山创意园

  图5《马桶瀑布》2009年,10000cm×700cm 佛山1506创意城

  [①] 皮道坚《数码时代的本土性文化诉求——全球化背景下的现代陶艺》P18 转引自黄振辉《国际陶瓷艺术研讨会论文集》 广州 精雅创作画苑 2002.10

  [②] 佛山人把陶塑人物、动物、器物等陶瓷制品称为公仔

  [③] 瓦脊陶塑,又叫“花脊”,它是专门用于屋脊建筑装饰上的,故称“瓦脊”。采用陶塑人物、动物、花卉进行装饰,体现了岭南民间建筑装饰的浓郁的地方文化特色。

  [④] 中村锦平,日裔美籍陶艺家

  [⑤] 新公仔是以石湾公仔图示为基础, 融入当代人的审美情趣所创造的富有幽默调侃特性的雕塑人物。

  [⑥] 山公也叫微雕, 是石湾公仔的一种类别。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魏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